首页 > 首页新闻

专家视点 | 从“特斯拉维权事件”中看我们在数据时代管理上的缺失

分享到:
点击次数:145 更新时间:2021年04月27日15:02:54 打印此页 关闭









20210427145920_60306.gif



20210427153851_50600.jpg

刘彦

Liu Yan

关于数字经济管理,我在《数字经济管理必定是一场革命》一文中就已经对它进行了定义,它其实就是数字经济时代的管理或说大数据时代经济的管理。特斯拉维权事件中所暴露的数据管理问题,其实也是数字经济管理问题。


前几日发生在上海车展上女车主维权事件,随着特斯拉公司公布车主行车数据一事,又开始新一轮的角力。大部分网友认为所公布的数据并不可信,车主也不认可,鉴定部门无法对于数据进行采信处理。整个事件中,暴露的我们在数字经济时代严重缺乏管理的问题。下面就针对这次事件谈谈我们目前在数据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

20210427150515_61452.jpg


1.数据采信管理不能靠“一纸公文”解决问题

在判断事故原因层面,车辆核心数据的作用显得至关重要。

特斯拉公布的数据究竟是客观的,还是如车主所说有重大隐瞒?第三方检测又是否能还原事实的真相呢?工信部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专家智库成员张翔在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说“其实特斯拉公布的数据理论上确实存在伪造的可能性。”

张翔介绍,作为特斯拉主体来说,该企业既是数据的管理者,也是数据的使用者,很难让人不浮想联翩。

那么作为如此成熟的汽车行业,业界就没有相应的防伪技术的应用吗?

“虽然有,但是并没在汽车行业进行应用,这是很可惜的。”张翔介绍。

据该报记者了解,目前业内普遍公认较为成熟的防伪技术为区块链防伪技术,但是该技术尚未在汽车行业进行应用。”

区块链技术进入中国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宣传舆论都在大谈特谈区块链如何改变世界,但是为什么在人工智能汽车这个“人命关天”的汽车行业的“应用场景“里是空白的?这个数据管理中的空白为什么不用技术手段去填补呢?

再比如,根据我国新颁布的《民典法》中的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但往往在打击非法获取、贩卖个人信息犯罪时,取证问题是个大问题。为什么不能对于各种采集信息的机构做技术上的管理?而往往是一纸法律条文“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害他人的隐私权”,那侵犯了怎么维权,按照谁告诉谁举证的原则,当普通公民的信息被泄露或非法使用时,他怎么举证?明明有现成的区块链技术可以“溯源”、“追踪”数据来源,为什么不对采集数据的平台采用法制手段“强制上链”呢?这样,当数据被泄时,很容易就查到“泄密”的源头,而进行法律追责。明明已经进入数字经济时代,还要沿袭工业文明时代的管理方法,对于平时嘴里所倡导的的“数字治理”、“数字化思维”,我们就只能用一纸文书来代替,而不能进行根本的数字化改变吗?这一场管理革命还要等到何时?

ae05f12744a607c26cfa07c16f16d46.jpg


2.谁的数据(数据属权)

北京春林律师事务所庞九林表示,在他看来,对于消费者而言,智能电动车具备很专业的技术门槛,普通消费者很难通过举证证明自己没有误操作,其知识水平、财力、物力远远不及车企,而这也是特斯拉“底气十足”的关键因素之一。

特斯拉为何不愿公开事故车辆的完整的行车数据?按照公开的说法,是特斯拉担心被恶意炒作。

但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自动驾驶车辆涉及到的数据非常复杂,包括外部环境数据、车辆数据和用户驾驶行为及隐私数据等,很多车企的技术迭代也是基于数据的积累,一旦公开数据,也会给车企带来相应的损害。

这就衍生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自动驾驶车辆的数据,究竟该由谁主导?尤其是发生事故时,该如何对数据进行公开,要公开到什么程度?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兼技术部部长王耀表示,当前,用户数据和行车数据都会通过车辆的网联模块通过移动网络传输到车企的数据库进行存储。但针对自动驾驶数据的确权以及发生事故后车企公布数据的流程,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又是一个管理上的空白!

在保证车辆数据存储完整性的同时,如何保证车辆数据的真实性和防篡改性将是未来汽车产业面临的另一个重要挑战。

20210427150418_45502.jpg


3. 数据管理本身问题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认为,在我国自动驾驶数据应该属于用户个人权益,整车企业收集和使用用户数据需要获得用户的认可。事故发生后,整车企业应该根据用户要求公布数据,数据的公布方式应该由用户决定。

庞九林直言,对于车辆的数据所属权的问题,应该分开来看。涉及到用户的行车数据,属于用户的个人隐私,在未经过用户授权的情况下,车企是不可以提供给第三方或另作他用的;但那些车辆的技术数据,虽然由车主产生,却是由企业主导的。

经济学家薛兆丰此前也提到了数据产权与隐私权的平衡问题。在他看来,根据科斯定律,一项有价值的资源,不管一开始的产权归谁,最后这项资源都会流动到最善用于利用它、能够最大化其价值的人手里。

我认为,其实,这就是大数据时代数据管理的范畴。数据管理、特别是大数据管理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程。我在我的前一篇文章中曾经讲过:“管理大数据,是指无法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进行捕捉、管理和处理的数据集合,是需要新处理模式才能具有更强的决策力、洞察发现力和流程优化能力的海量、高增长率和多样化的信息资产的管理。”

因此,在数字经济时代,我们说数字经济管理的对象是大数据,一切的生产管理、行政管理都是经过对各种信息的计算形成数据,依托大数据所进行。这就是所谓数字化管理,也是大数据时代的管理。这个我也在上一篇文章中讲过。

如果我们对于数据没有进行管理分类、提取、处理,那么,数据就不能成为资产,也没有什么经济价值,这不是数字经济时代所应该有的。正像工业时代,市场经济的灵魂就是法律、没有法律便没有市场一样,数字经济时代,没有数字化的管理,如何维持市场化社会的秩序,也是不可以想象的。

640 (32).jpg

4.数字经济管理不可或缺的标准的问题

特斯拉与车主一直纠结于找的第三方的检测机构,是否能够公平公正地还原整个事件的事实呢?

在张翔看来,其实找第三方机构去检测,其实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据河南商报记者了解,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的硬件其实就是2019年特斯拉发布的一款名为“FFD”的自动驾驶芯片。

“这个代表了整个行业现在最新的最先进的芯片制作工艺,所以如果想要去分析它的硬件设计缺陷的话,需要请很多的芯片专家与汽车专家联合分析,这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张翔对河南商报记者说。

此外,张翔明确指出,目前针对带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智能汽车的检测标准和规范还没有出台,因此,要针对这起事故做第三方鉴定并不容易。

张翔还表示,特斯拉目前提供的检测机构名称都非常含糊,并没有具体单位。现在第三方机构没有能力检测智能汽车交通事故的责任问题,在没有标准和法规以及检测工具设备情况下是无法做检测的。

20210427150436_45002.jpg

5.安全监督问题

其实,此次维权事件挑战的远不止体现在数据管理的层面上。业内人士称,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非常快,法律法规滞后于技术发展时客观存在的。

令人最不可思议的是,目前针对自动驾驶数据安全的监管方式,各汽车主要国家仍在研讨当中。目前针对带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智能汽车的检测标准和规范还没有出台,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让“人工智能”的车辆进入市场、在川流不息的公共交通道路上奔驰,这胆量和底气是打哪里来的?!

这就是用工业文明时代管理思维去进行数字经济管理的明显例证。当速度加上不完整的智能,所产生的撞击有多大,绝非是你想象的那样。一只飞翔的鸟在空中可以撞掉一架高速飞行的飞行器,如果用地面管理而不是空中管理思维去管理飞行,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

当然,今年4月,工信部已针对智能网联汽车的网联安全问题,发布了《智能网联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指南》(征求意见稿)。 
     
事实上,在今年3月发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修订建议稿)》中,也对自动驾驶汽车产品提出了硬性的要求,其中便包括了自动驾驶汽车必须具有类似飞机“黑匣子”一样的数据记录系统,且要完整记录事件数据和各方面的自动驾驶数据等。但目前这些法律还在征求意见中,连“一纸法律文书”都还没有形成,对那些在路上飞驰而过的“智能”车辆又如何产生约束力呢?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兼技术部部长王耀认为,特斯拉的事件,给整个行业敲响了警钟。建议政府部门可针对智能网联汽车涉及的不同数据类型,修订、补充不适应智能网联汽车发展所需的法规及标准,同时建议通过采用多中心化数据治理模式,进一步完善智能网联汽车的数据监管体系。

有业内人士认为,特斯拉的事件,不仅仅会推动监管力度的强化,也有助于进一步完善与自动驾驶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的完善。与此同时,从行业、到企业、消费者,都应该从此事件中得到警示。

20210427150453_85380.jpg

6.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问题。

还是在我的《数字经济管理必定是一场革命》中,我写到:“对于这场将“深刻改变着人类生产生活方式,对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全球治理体系、人类文明进程影响深远”的新的经济和社会形态,几人能看透?尤其对其管理层面上的有清醒认识的,连‘凤毛麟角’都谈不上。用言耕者众,执耒者寡这个句话,正好形容我们当下对于数字经济管理的无视和轻谈。”

也是在这篇文章中,我同时还写到“数字经济管理的本质,是实现所有组织机构的管理思想和管理体制的数字化革命,它是一种新的生产关系的建立,必将打破旧的管理体制。它能够把数字技术转化为新的生产力,提高全社会的效率,以建立新的秩序——包括经济秩序和政治秩序。”

“特斯拉的维权事件,是生产力跑到上层建筑前面的生动事例”(见东方财富快讯《特斯拉“维权事件”中的数据争端》一文)。那么至少,有许多人,特别是业内人士,在这个事件发生以后,有了和我一样的认识,也让人感到些许的安慰。愿我们的数字经济管理不再是一句无人问津的概念。



声明:此文为作者原创,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请慎重转载及使用。
上一条:专家视点 | 数字经济与绿色发展——兼谈碳排放交易与绿色金融 下一条:行业资讯 | 中办、国办:健全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探索碳汇权益交易试点